「這位帥哥,有沒有興趣知道你的前世?……那邊在吃糖葫蘆的美女,想不想知道妳的阿那達在何方?」


  趙晉桓在夜市裡租個不起眼的位置,擺張桌、桌上放了易經、硬幣、白米、水晶球、塔羅牌,只要是能和算命沾點邊的物品應有盡有。管理員才剛來收過租金,但今天卻連筆生意都沒作成,身邊立的『鐵口直斷』招牌在冷風中搖晃,彷彿在嘲笑他太過天真。今晚逛夜市的人比上禮拜少了許多,他揣測大概是聖誕夜的關係,現今許多家庭都順應潮流到餐廳吃飯聚餐,拉走了夜市的生意。


  大學畢業後求職四處碰壁,無奈之餘只好拿祖父平時當興趣消遣的算命書惡補,臨時搭個算命攤想賺點錢。有道是「算準當神仙,不準當意外」,只要算命仙說得頭頭是道、舌燦蓮花,讓客人在當下相信不疑,之後是否應驗也就不重要。直到真正踏入這行,一夜下來往往只有個位數客人,他才體認到這行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趙晉桓拿筆敲著舖紅布的桌面,看著自己藍黑色的衣袖發愣。這身行頭也是祖父給他的,長袍馬褂加上小圓帽,就算腦袋裡的東西比不上人,起碼有個像樣的裝扮才能混淆視聽。


  突然一名男人慌慌張張跑到他的攤位前,瞥了他一眼就拉了放在桌下的椅子出來坐。


  趙晉桓還來不及推銷男人算命,一名身著豹紋緊身裙裝的女人踩著高跟鞋快步走到攤位前。


  「馮永憲,你以為你躲到這邊來我就找不到你嗎?為什麼你要叫建志跟我分手?」她伸手揪住馮永憲的圍巾,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在純白的圍巾上更為顯眼。「要不是你叫他跟我分手,他也不會要跟小他十歲的女生結婚!」


  「佩昀,妳冷靜點,這裡人多,要是傳出去對妳不好。」馮永憲壓低音量說著。


  他不說趙晉桓還沒發現,方圓十來攤的老闆和客人視線都往他們這投射,就連他也目不轉睛看著眼前的鬧劇。



  名叫佩昀的女人這時才稍稍平息急躁,她環顧四周人群,最後將目光停駐在趙晉桓身上。她目光如火地瞪視他,令他百思不解自己哪裡惹到她。


  「你這個騙子、神棍!幹嘛要叫建志跟我分手?我有什麼不好?你說啊!」蔡佩昀手掌往桌面一拍,原本就不穩固的折疊桌腳撞擊柏油路面,發出刺耳的聲響。


  「不是他,那個人今天沒來!」馮永憲見她轉移目標到無辜的鐵口直斷,趕忙調解。「妳先回家,要是讓伯父過來就不好了。大哥會跟妳再談談,好不好?」


  「好,反正你待在我家也逃不掉,我就信你這次。」蔡佩昀狐疑地睨了趙晉桓一眼,而後握拳往馮永憲腹部毆一拳,才轉身離去。


  馮永憲吃痛地坐回椅子,他擰眉忍耐著不發出呻吟,涔涔汗水自額際滑落。方才圍觀的人見當事人只剩下一個,就三兩散去,彷彿沒發生過任何事般恢復平靜。


  「你沒事吧?」


  「沒事,給你添麻煩,真不好意思。」馮永憲揉著肚子,滿懷愧疚說道。


  「沒關係。如果肚子不舒服,要不要去給醫生檢查看看?」趙晉桓看他揉肚子的樣子,突然覺得自己的腹部也隱隱作痛。


  「謝謝,剛才真多虧你了。」


  「多虧我?」趙晉桓困惑地指著自己。「我又沒做什麼。」


  「不,我知道來你這邊絕對會比繼續逃還容易擺脫她。」他掃過一眼桌上分屬九流十家的算命道具。「看起來,你並不會算命。」


  趙晉桓一驚,雖然這是很多人會對路邊算命攤有的疑問,但會直接這樣講出來的,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看他一副肯定的態度,就像是知道真正的算命是怎麼回事。


  馮永憲彷彿能讀得出他的想法,隨手拿起一本書。


  「前世今生……不如你就來看看我的前世是什麼吧!」馮永憲把桌面上排列的道具推至一邊。「不要用這些東西,真有能力的話,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


  男人炯炯的眼神盯得他無所遁逃,趙晉桓不禁低下頭。


  「算了、算了,」馮永憲也不為難他。「命運會讓你來擺這種賺不了錢的攤子,其實是為了要和某人相
遇。」


  趙晉桓被他這話勾起興趣,但卻拉不下臉追問下去。


  馮永憲看透他的心思,驀地勾起一抹微笑。


  「你想知道你的前世是什麼嗎?我講出的答案你絕對不曾在任何一本書上看過。」


  趙晉桓還沒回應,馮永憲已接著往下說。


  「你曾經是阿拉,而我是跟你同時期的耶穌。」馮永憲突然伸手包住趙晉桓的手掌。「今天是我前世的生日,也是我與你在這輩子相遇的紀念日。」


  「你騙人!」趙晉桓急忙抽開手。


  「我只騙該被騙的人,不會騙我的情人。」


  「不可能,不管是耶穌還是阿拉,他們那麼崇高怎麼可能會是我和你?而且耶穌和阿拉怎麼可能是情人!」


  趙晉桓雖然擺著算命攤,事實上他是基督教徒,長袍下胸前還懸著一個十字架項鍊。


  「不對、不對,你把他們想得太誇張了,」馮永憲伸出食指搖兩下。「耶穌和阿拉都是個職位,你就想成牛
頭馬面會輪替交接。其實這也沒什麼,像我哥以前還是跟我搭的上帝,明明上帝應該跟阿拉合併成同一個職位,不瞞你說,就連天堂這種號稱純淨的地方冗員也不少,到現在我還不想承認我的靈魂跟那傢伙關係密切。」


  「不過,也幸好是這樣。」馮永憲有意地看了趙晉桓一眼。「我是耶穌,如果你是上帝,光名稱上看起來就是亂倫,這樣等到我們死後也不好對上級交代。」


  「這是什麼意思?」趙晉桓問。


  馮永憲清清嗓,解釋道:「不管是回教還是基督教,他們所信奉的神都是同一個,只不過穆斯林拜阿拉,基
督教徒對上帝禱告,不管你是上帝還是阿拉,我都是你的寶貝兒子耶穌。」


**


  「把攤子收一收,我們去吃聖誕大餐。」


  「這樣不好吧?」雖然生意冷清,但要是就這樣棄攤潛逃,下一回招標這裡的地主搞不好就不願意租給他。畢竟每個攤位的優劣都會影響到整個夜市的名聲,要是有一攤早退,就會讓需要熱鬧氣氛的夜市黯淡一分。


  「沒關係啦,這塊地是佩昀他家的,就算你不想要之後會得到的工作,只要說一聲就可以過來這裡擺攤子。」


  「真的?」比起知道這塊地是蔡佩昀的家產,他更懷疑馮永憲說他會有工作這件事。「那是什麼工作?」


  「我不能說,如果我告訴你,那這份工作就不會是你的了。」馮永憲怕他不相信,又接著道:「像剛才佩昀說我拆散她和我哥,其實我只要告訴她未來的發展,她就會感謝我讓他們分手,但一旦我講出口,未來就會跟著改變。走吧,我預約八點的訂位,現在趕過去還來得及。」


  「我會跟你吃聖誕大餐,也是在你看得見的未來?」


  馮永憲點頭。


  「那我現在坐在這裡不跟你去,你的透視未來就失效了。」


  「你確定?」


  「確定!」趙晉桓兩手長袖揮拍幾下,手往臀部一抹,抹順皺起的袍子坐回原位。


  「你已經吃了一個禮拜的調理包還不膩嗎?」馮永憲也不掛意,反而像是早已知道他會有這樣的動作。「剛
才只吃了從家裡帶出來的蛋糕,那還是你妹妹在學校收到的傳情蛋糕,你不覺得很悲哀嗎?況且如果你真的不去,那就印證了我說知道未來會同時改變未來,你何必為了這個而跟自己的胃過意不去呢?」


  趙晉桓不禁為他的話顫抖,彷彿生活的一舉一動都被摸透,聽得他想報警來抓眼前這名變態偷窺狂。


  馮永憲見他心有動搖,加把勁再慫恿道:「等我們到了餐廳,服務生會替我們帶位到桌上插有紅玫瑰的位
置,如果你不愛紅玫瑰,要換成你以前最愛的百合也可以。前餐會送上烘烤過的切片麵包,附有新鮮水果煮成的果醬,生菜沙拉有多種選擇,如果你肚子比較餓,可以選擇有搭配魚肉類的沙拉,湯品有濃湯、清湯,主菜是一隻鮮嫩的烤全雞,只要你喜歡,因為我們是在包廂裡,就可以不顧他人眼光拿起來撕咬。你不太會喝酒吧?我點了酒精濃度較低的香檳,……」


  「拜託你別再說了。」趙晉桓忽地打斷他猶如推銷的廣告詞。「我去就是了。」


  「
OhMy God,這真是對我來說最好的聖誕禮物。」馮永憲喜悅地抱住他,只差沒有親下去。


  趙晉桓思索剛才他的行徑。


  「我說你啊,該不會現在這樣才是你看到的未來吧?如果沒有我之前的拒絕,你根本無法接著演接下來這
段?」


  馮永憲伸出食指觸上趙晉桓的唇。


  「天機不可洩露,阿拉。今天是你兒子的生日,就陪他吃個飯也不為過,你說對不對,爹地?」


  惡寒驀地襲上趙晉桓。他怎麼看眼前年約三十的魁梧男人,都無法跟兒子這個名詞聯想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cc 的頭像
lingcc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