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孩子都聽過一首歌,它描述一隻會吃小孩子的虎怪,當孩子不乖時就會出來吃小孩。一世世母親傳唱這首歌,哄著孩子入睡。故事中的虎怪死於符咒,沒有人知道這首編造的歌曲,幻化成一個無人料想到的存在。
 
  「神仙給了他們符咒,他們把老虎變成的老婆婆殺掉後,就和回來的爸爸媽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父親闔起故事書,拉上孩子的棉被。「翔翔,爹地的故事說完,翔翔也要趕快睡覺喔!」
 
  床上的孩子露齒一笑,用力地點頭。
 
  獨自照顧孩子的父親露出疲憊的笑容,起身關上大燈,闔上門就離開臥房。泛著柔光的床燈照在小翔臉上,他微瞇著雙眼,腦中仍然想著虎姑婆的故事。他想起白雪公主的皇后扮成老婆婆,拿著毒蘋果找公主的模樣,虎姑婆的長相大概也是那樣吧?
 
  想著想著,小翔也漸漸進入夢鄉。
 
  「我才不是長那個樣子。」不知睡了多久,突然一道聲音從上頭傳來,小翔馬上睜開眼,看到一名大約二十來歲的男人翹腳浮在空中。
 
  「你好。」男子簡略地打招呼。
 
  「你是誰?」大概是聽多了各類奇幻故事,見到不認識的人突然闖進房裡,小翔不慌不忙地坐起身。
 
  「我?就是虎姑婆。」見小孩子反應平淡,男人忍不住皺起眉頭。「奇怪了,看你這樣子就知道不相信我,不過如果不相信我,也不可能在這年代還要我來出差,該不會是那個外派來管我們的安徒生搞錯了吧?我看我們溝通本身就有問題,外國來的寫書的怎麼會懂我們的文化。上次我就跟文昌君講過,這年頭連三歲小孩都不相信我們,文昌他老兄倒是過得舒坦,像我沒業績也不好意思向老大要尾牙吃,說來像年獸也夠慘的了,從以前就是看民間春聯貼多少,鞭炮放多少來算他的業績,現在大家都住公寓,放假也都窩在家裡,搞不好過個幾年也要失業了。別說民間經濟不景氣,連天上業績也不好。別問我為什麼是虎姑婆,因為之前那個阿婆跟孟婆是好朋友,老糊塗就把她煮的湯喝下去,現在不知道投胎到哪去。反正現在每個職位都是閒得發慌,我多兼這個職也沒什麼差別。」
 
  小翔愣愣地盯著他,『虎姑婆』也不管小孩是否聽懂他在說什麼,逕顧著抱怨。
 
  他大剌剌參觀起房間,看到音響旁有一片兒歌專輯,拿起內層夾的歌詞翻閱。
 
  「小孩子就是這麼好騙,都不知道大人給你們聽這些歌,是為了讓你們乖乖待在房裡,哪裡也不要去,也不會看到不適合你們看的畫面。」說著,虎姑婆露出曖昧的笑容。「要是你看到真正的虎阿婆就知道,她牙齒都沒了要怎麼把你們的小指頭當口香糖嚼呢?不過這上面也的確寫對了,本大神生平沒什麼嗜好,就是喜歡咬咬小孩子的耳朵和指頭,尤其是小男孩的更好。」
 
  他轉瞬坐到小翔的床上,抓起小翔的手,張嘴就把拚命使力的小手放入口中,以舌頭輕舔指頭。放開微溼的手指,捧起柔嫩的臉,用齒輕啃著耳垂。
 
  「虎姑婆,不要這樣,會痛。」小翔眼泛淚光,用另一手抵抗著。
 
  「是會癢吧?小傢伙。」虎姑婆笑著放開小翔,再次飄浮在空中。「看你這模樣應該是真正讓我過來的小孩,可惜一個人一輩子只能召喚一次,也無法見到其他神。孩子,快睡吧,明天還要去學堂的。」
 
  有著年輕男子外貌的虎姑婆,伸手憑空拿出一大包糖果。
 
  「這個給你,當灶神拿到的薪水。小傢伙,當你醒來後就會忘了我來過的事,謝謝你相信我們的存在。」
 
  糖果飄到小翔的手上,忽然一陣睡意襲上,原本坐著的身體就向後倒下。
 
  虎姑婆將棉被重新蓋上,抿唇一笑,清晰的身影逐漸隱沒在黑暗中。
 
  坐著虎皮地毯飛回自家的虎姑婆,見自家門口貼著像是被查封的符咒,心感疑惑地將符咒撕去。
 
  「剛剛你做了什麼事我都看到了。」怒火沖天的少年指著灶神的鼻尖嚷嚷。「不要以為我資歷比你淺,就可以玩過我後再去玩人間的小孩!」
 
  「你也知道的,這是上頭規定要做的事,我只是做了規定的事啊!」虎姑婆,不,灶神抱住氣得直跳腳的小年獸,忙不迭地安撫。「這幾天去看春聯、聽鞭炮聲聽得盡興嗎?」
 
  「還、還可以啦!啊……你別舔那邊。」
 
  「剛剛不是在抱怨我只舔人間小孩,你這麼忙我怎麼能夠讓你更累呢?」
 
  「不要轉移話題!上次王母告訴我,說你當灶神是為了……」
 
  「是為了看裸體。早跟她說過了,這時代沒人在用灶,她就是說不聽。我的小年獸,別提醒我第一次看見你也是在灶旁,家裡還留著一個沒丟,不過這樣一來,你明天可是會趕不上去跟玉皇報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cc 的頭像
lingcc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