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太多科學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當你以原子能量波動來解釋靈動,只會落得被恥笑太鐵齒的下場。

 

  漫畫中有修煉多年而成精的飯匙,連小小的飯匙都能成為危險的惡靈,哪天你的橡皮擦跳起來大喊:「賣擱路啊,林北欸逃攏變形啊!(別再擦了,我的頭都變形了!)」也不是什麼怪事。

  我是一條內褲。

        攝影師不要笑,你的聲音被收進去了。

  我是一條有高等靈魂的內褲。

  裁縫機的,誰再笑我就收工走人,不知道我在這裡講一分鐘都比你們忙一天賺得多嗎?

  (裁縫機為近代衣物之母,第一句純屬發語詞。)

  這年頭連眼鏡都能夠當遊戲主角,憑什麼內褲不能當主角?你不一定要戴眼鏡,但總不能不穿內褲吧?如此貼近民生的居家用品,除了我還有誰能勝任?

  別看我只是一條藍白相間的四角內褲,就算是阿伯穿的藍白拖鞋,也是殺蟑滅屍的好幫手。至於為何要講到藍白拖,因為我們用的顏料是一樣的,而且打赤膊的男人就是要穿藍白內褲配藍白拖鞋。

  藍白條紋內褲,不像豹紋三角褲挑選客人,不論你是大飛機、中飛機、小飛機,就算你只是一架遙控飛機,我還是能夠穿在你身上,敵機絕對不會看到你家的飛機是哪種型號。

  哪像豹紋老弟總是把自家機型暴露世人,逼得一些主人要塞些填充物才能見人。

  天縱英才如我,終究逃不過被丟在菜市場的攤位,讓婆婆媽媽摸來摸去、稱斤論兩的下場。

  歐巴桑抓住我的身體,順便帶上幾個平庸的兄弟,我們擠在紅白塑膠袋裡被丟到腳踏車前面的籃子,搖搖晃晃被載離菜市場。回到家後,歐巴桑把我們丟到洗衣機轉好幾圈,等到那些兄弟的魂魄都升天,再放到太陽下曬乾,之前撐過洪水的也抵不過豔陽吞噬,成了一條條沒有靈魂附著的內褲。

  重申,因為我是天縱英才,這點小水小熱還無法欺負我。

  剛才稍微看一下,這家庭有三個男人,一個爸爸和兩個兒子,保佑我的體型是要給兒子。

  如果屈就歐吉桑身上,頂多能在歐巴桑面前施展神力。

  也許歐吉桑在外面還有哪朵花、哪根草也說不定。

  初次見面,這是一條內褲的故事,一條從他來這個家到……嗚,這種傷心事不提也罷,褲生自古誰不破,破了就丟垃圾堆。

  褲生,就在我被曬乾,歐巴桑從衣架收進懷裡的那刻展開。

 

  像我這樣的內褲當然不只有我,你想光我們內褲族就有億億兆兆件,一個人要有幾條內褲,五條輪著穿不為過吧?

  原物料價格上漲,物價攀高,為了維持基本民生需求,雙薪家庭還不見得能夠收支平衡,愈來愈多的家庭不生養下一代,造成國民平均年齡上升,早一步進入老年化社會。過去是四個年輕人撫養一個老人,未來是三個年輕人撫養一個老人,就算生育率降到世界倒數第一,你敢生孩子讓他繳稅金給千千萬萬個老人用嗎?

  抱歉,唸錯稿,誰把隔壁棚民意論壇的談話稿混進去?

  很多人不養小孩改養阿狗阿貓,連阿貓阿狗都要被迫穿內褲、穿蜜蜂裝娛樂主人,你就可以知道我們內褲族有多龐大了。

  說起我們內褲族的歷史,就要先提到亞當和夏娃。本來亞當露飛機也露得好好的,夏娃的機場備而不用,其實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過,起碼我的國小課本是這樣寫。

  你也知道的,大人都是用這招來騙小孩子,長大後都知道父母半夜練習柔道寢技的真相,還有那些摔角招式都是拿來騙囡仔大小,你看Z頻道那些猛男會把對方壓在身下親他嗎?什麼,這樣講超尺度喔?反正我講都講了,這現場賴夫我也沒辦法重來。

  (賴夫:Live;囡仔大小:大小孩子

  夏娃吃了蘋果,人類有了羞恥心,我們的祖先就被造出來。

  一片葉子,就是我們清明節在拜的祖先。你們人類說供奉神明虔誠的要幫祂造個黃金之身,咱們的葉神也有金身加持,只是常會不小心掉到人類面前,好則被送到警局扣留,倒楣的就被沒良心的貪財小輩撿去,當作是裝飾品賣給銀樓,好端端的葉神就被壓成薄薄的金片。

  最近黃金價格漲到勃起亟欲噴發的程度,每逢年關,各家忙著打造生肖年的金身,幾片葉大神成了虎啊龍的,篤信葉教的族褲看到尊崇的神落得如此下場,無不哀痛欲絕。

  一般平庸的內褲靈魂被洗被曬後,就回到製造內褲的工廠等投胎,看到哪條顏色、外型、縫線不錯,再鑽進去展開下一個褲生。

  雖然我的道行很高,能夠經過千洗千曬還留在內褲裡,但修行比我差那一點點的也不少,隔著兩層褲子,我可以看到在附近還有哪條內褲裡面有靈魂。

  你看我的身體有三個開口,聽我講到現在你也知道開口多的壞處,平常去唱歌,麥克風只要到我手上,別人就只能等結帳。

  我待在內褲裡也沒什麼族褲可以聊天,一家有兩條以上存有靈魂的內褲很少見,就算主人聽得到我的聲音,也不可能突然對他說:「主人,你的飛機比起隔壁的小歸小,但還算是架戰鬥機。」

  弄個不好他還以為飛機也會腹語術來著。

  太久沒講話會內傷,在積壓過度的情況下,我一被訪問就會像現在這樣亂講些五四三。

  在億億兆兆條內褲中尋覓能夠對話的對象,對我們這些道行高的來說是可遇不可求,讓我不禁流下眾人皆去我獨留、曲高和寡無人知的褲兒淚。

  歐巴桑替我翻兩下,夾在一堆衣服兄裡頭。我隨著她走樓梯的一震一晃,來到一扇門前。

  門的另一面世界就是我要待的地方了。

  縫紉機,我那好幾代前的媽媽,保佑我入贅到一個好人家吧!

  何以如此悲憤?這下不得不說我上輩子的遭遇,好死不死被個不長眼的踢到免洗褲裡,那老頭竟然穿我穿了兩個月,我全身都爛光光才捨得丟掉我。

  接下來進入房間看到的是一絲不苟的擺設,或是以衣物、垃圾造景的裝潢,就可以知道我的婚後生活。

  我不敢看,讓我假裝有手可以遮住眼睛。

  是娃娃。

  我看到布娃娃。

  有布丁貓、小根、凱蒂狗、米老鴨、唐老鼠、大熊維尼、默默熊、鳳貓、史丟比、小頭狗……

  媽媽,我入贅到賣娃娃的地方了。

  歐巴桑該不會要拿我包住那隻沒穿褲子的鴨子屁股吧?

  接下來幾十年我都要待在這裡了嗎?

  歐巴桑把我和衣服兄放在床上,幸好她沒有把我抽出來,拿著我一一比對哪個娃娃的屁股適合我。

  等到歐巴桑離開房間。

  「老兄,你們的主人是人類吧?」我對墊在我身下的好幾層衣服喊道。

  沒有衣回我。

  我們身在乾淨的房間,如果之前沒看錯,這是兒子的房間對吧?

  趁主人還沒回來我繼續講。本內褲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製作單位收到好幾封觀眾投書,裡面的問題就在這邊解答一下。

  上回我說入贅進來這裡,那對象是誰?雖然本內褲過去採花、採草無數,這世還沒有對象,你問我那傢伙生成方的還是圓的,我也不能給你什麼有圖有真相,就算是一條綁繩丁字褲也有可能。

  童養媳聽過沒有?換成我就是童養褲,如果我包的飛機有追蹤的敵機還是降落的機場,那我的對象就已經註定好了。換個說法罷,你們人類祖先是亞當夏娃,那我們的祖先就是他們兩個的那兩片葉子,我知道你們人類對其他物種的識別度很低,但那兩片葉子是不同長相、性別的一對情侶,這樣懂了嗎?

  可惜現在有靈魂的族褲過少,往往如我這般天縱英才的高等靈魂,終其一生遇不到一條能廝守終身的伴侶。

  下一封信,穿上我會怎麼樣?就讓你不會感冒,穿牛仔褲也不會磨到你的肉。

  工作人員拿大字報還被導播敲頭也很可憐,我還脫稿亂講。

  我可以知道穿我的人類心裡在想什麼,能控制他的言行舉止。只要別惹我、別讓我看不過去,通常我會假裝是一條普通的內褲,避免去探人隱私。

  別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要知道本褲一點也不愛八卦,都是八卦愛找上我,實在是不得不知道啊……

  惹到我的就只能乖乖讓我擺佈。會惹到我的事也不多,頂多就是種完地瓜沒把沾到的土擦乾淨,直接把土抹在我身上。

  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呸呸!主人怎麼還不回來?我想睡了。

  被丟進洗衣機不過是前天的事,那時還看到家裡有年輕雄性人類,直到從陽台被收進客廳,就只有看到歐吉桑翹腳看電視。

  過了三天,歐巴桑拿吸塵器進來吸地板。

  這代表有人類要住進來。

  等到我被穿上去就可以知道這房間主人的底細。

  連續三天晚上始終烏漆嘛黑的空閨,門總算開了。

  燈一亮,是我剛進到這個家看到的年輕男人,還是年紀比較小的那個。他把登山用的大背包往地上一扔,轉向我之前進房間看到的那排娃娃。

  「我回來了!布布、根根、凱凱、米米、唐唐、維維、默默、鳳鳳、比比、頭頭,你們想不想我啊?」一個大男人,把每個娃娃都抱起來親一口。

  我是不反對跟自己的娃娃這麼親密,但他到底知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有多可怕,即使只有一滴唾液留在絨布上,經年累月,娃娃身上的病菌不知道有幾億隻。

  你問我那些稱呼是在叫誰,請翻到前幾頁,我有把每個正式品名列出。

  那疊字暱稱叫法讓我不禁要冒出一層雞皮疙瘩。

  只是想想而已,新內褲怎麼可能會起毛球。

  那雄性人類抱完那幾十隻娃娃後,我發現他的注意力轉到我身上。

  我身上還疊一件衣服。

  他毫不給我矜持的餘裕,直接拿開遮蔽物。

  我知道我是新的,但請不要用那種要把我剝光的眼神盯著我好嗎?本褲告訴你,就算你剝光我也只能證明是純棉製成,什麼好處都得不到!

  他拿起我,和一件洗過百次有餘的T恤。

  一沾到他的手,從他身上的含菌數就知道他要洗澡。

  我本來被摺兩褶,他攤開我。

  「以後就叫你小藍白。」

  難道你沒有其他藍白的東西了?

  上次我被取名字是什麼時候?

  好像是叫小歪機來著吧?說來人類思想迴路也怪得緊,飛機直的不好,還要讓它小歪一下是自虐不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cc 的頭像
lingcc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