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感覺不到他的氣息,而剛死的靈魂理應不會離死亡地點太遠。

 

  電梯的主體關著門,他分出一部分靈體立於門外。

 

  「他現在氣息很弱。」電梯回道。

 

  「你對他做了什麼?」奕君咬牙道。

 

  「吻了他,讓他可以在晚上去冥界,子時我會將他交給你。」

 

  氣藉由接觸可以傳輸,他可以將氣渡給梁志成,理所當然可以將氣收回,
維持他的形體,卻沒有活動的能力。

 

  奕君怔怔地看電梯的形體消失,徒留包覆在電梯主體外的屏障。

 

  奕君將力量匯聚在雙眼,人界的實體無法阻絕視覺,真正會擋住視線的是
運用靈氣築起的屏障。

 

  為了不讓電梯發現他釋放出的氣息,他佯裝坐在電梯前等待,透過朦朧的
透視,他看見人形的電梯盤腿,而梁志成坐在電梯的大腿上,整個人癱軟在他
身上,身體的氣透明得幾乎看不清。

 

  即使守護神無法完全改變命運,奕君仍後悔沒有在梁志成找到這裡的工作
前阻止他。電梯為了守住梁志成不為天界利用,自願封住力量作為交換,電梯
本來就是天界的通緝犯,力量封印後連魔界也無法回去。

 

  奕君的胞弟,也就是梁志成的靈魂,原本是天界的王族之子奕燐,陰錯陽
差在一次時空轉換時誤入魔界,他被迫相信宿命就是這麼回事,外在身份擺明
兩人無法相遇,但他們仍然遇見對方。

 

  純種的天界靈魂在魔界是極甜美的獵物,他落入魔界的統治領域,也遇見
那個……魔王,也就是現在的電梯。魔王並非人界所認為唯一的路西華,像一
領域的國王,他是統領其中一地域的高權者,他們皆稱作路西華,因王者不相
見,故只有在記載時才會加上稱號。

 

  路西華無法自己送他回天界,也不放心讓遊走天魔兩界的使者代勞,為了
掩蓋天界獨有的氣息,路西華以自己的氣作為遮罩,藉此保護奕燐不受其他魔
族傷害。那段日子,為了維持生存,奕燐只能以路西華的力量作為糧食。

 

  有使者身兼天魔二職,身上當然同時並存兩股力量。但奕燐的情況是魔界
與自身的力量太純粹,導致體內相乘的力量過於強大,當時天界力量最為薄弱
,隨時有被魔冥兩界吞噬的可能,奕燐落在魔界的消息傳到天界,當權者為了
鞏固天界地位,而他又是次子,父王拱手將他交給天界的最高權力者,作為靈
柱。

 

  得到消息的路西華,為了讓他免於成為維繫天界命脈的祭品,以自己的軀
體作為交換,換得讓奕燐的靈魂墮入六道,比起囚禁在天界已是自由得多。路
西華的魂魄也跟著下凡,轉世十世後成為非生物的靈體。

 

  而奕君為了守護奕燐,放下繼承的王位自願作為他的守護神。

 

  奕君曾經恨透剝奪胞弟一切的路西華,但路西華也因奕燐失去所有。

 

  幾世下來,奕燐的投胎只遇上路西華三次,一次是納粹與猶太人,一次是
外國援軍與當地的人民,第三次就是志成與艾倫。

 

  奕君曾以為兩人年紀漸長,或許梁志成和艾倫還有復合的機會,但梁志成
的肉體卻死在二十五歲。

 

  死後靈魂脫體到回想起生世記憶,等到前世記憶甦醒後,就會遺忘這段短
暫的時間內所發生的事。路西華選擇在他還沒想起時親近他,幾個時辰後,就
必須與他保持距離。


  如果可以,奕君寧願選擇傷害毫無瓜葛的路西華,也不願讓奕燐一次又一
次承受相聚即別離的痛苦。上一次轉世成猶太人的奕燐死後,當他想起曾與他
親近的納粹即是路西華,卻只能眼睜睜看他將屍體丟入一個極大且深的土坑。

 

  埋起的土上,有數滴迅速滲入土裡的水液。

 

  奕君強忍痛苦引導為幾滴淚水滿足的奕燐,前往冥界。

 

  這回,是路西華要放手。

 

  曾有一世,奕燐獨居在一幢位處郊外的宅院,壽終正寢後,當時路西華是
那幢宅子的靈體,他不願讓奕燐再轉世,奕燐也心甘情願待在那處。四十九天
期限將臨,奕君不得已只好將那幢宅子燒作灰燼,他不知路西華轉移至何處,
但如願將奕燐帶回冥界。

 

  奕君不只一次看過路西華想留住他,但這回他卻只想守著他直到今夜,連
一點時間都不需多留。

 

  「路西華。」

 

  奕君不顧電梯的遮蔽,直接闖入。

 

  就近看梁志成,他確實是被呵護在掌心。

 

  為了不讓他清醒,幾乎吸盡他身上的氣後,同時必須用更費力的方式適度
回補。

 

  「你真的愛奕燐嗎?」

 

  電梯抬起頭。

 

  以極緩的速度搖頭。

 

  然而,他的雙手收緊,像要將梁志成納入體內,珍視每一秒能與他共渡的
時間,連一點縫隙都沒有。

 

  奕君從他自願被囚的那瞬間,就知道他對奕燐究竟能付出多少。

 

  他唸出咒語,捲起微風,身上的服裝也從時下年輕人的穿著轉為一襲白袍
,面容還原為在天界時的模樣。

 

  電梯見他突然變回原形也知道不對勁,馬上扛起梁志成離開電梯,念出一
串防護咒語。

 

  透明的半圓形屏障罩住他們兩人,此時奕君不疾不徐繼續唸咒,一團淡藍
色光球在他胸前成形。

 

  咒語念畢,他將光球放在屏障前。

 

  「我回天界代替你們,我想都過了幾世紀,他們總會想要我這個身體。」
奕君伸手碰觸屏障,不顧幾乎腐蝕靈體的疼痛,強迫自己吸取屏障的力量。「
這球給奕燐用,應該可以撐到代替我的守護神過來,你的力量給我一點回去作
交代。」

 

  電梯驚覺不對勁,馬上將撤下屏障。

 

  「你想做什麼?」他抱著梁志成,面色凝重問道。

 

  「替我好好照顧奕燐,我想再過不久就會有使者帶你去投胎。」奕君喘著
氣。「這段時間盡量吸取各類靈氣,掩飾你和奕燐的味道。」

 

  「不行,你不可以這麼作!」電梯伸手要收回奕君奪走的氣,卻被他一掌
劈開。

 

  「這是我自願的,我受夠每一世沒有意義的轉世,如果真要犧牲,那就讓
沒有後顧之憂的我去吧!我厭倦當你們的保母,我寧願被關起來也不要看你們
演苦情戲。」

 

  未等電梯回應,奕君隨即唸了一串咒文,身影隱沒人界,通往天界。

 

  奕君離開人界三日,梁志成意識仍未清醒,電梯抱著他三日未動,他持續
以自己的氣餵食,手執奕君留下的光球。

 

  負載數百年歲月累積而成的光球,若是將它置入梁志成體內,這股力量讓
他帶到下一世,生來即具有百年修行。但一旦置入,就再也無法收回。

 

  比起奕燐,電梯與奕君相處的時間多得多,奕燐在世時理所當然見不到路
西華的魂魄,而處在同界的奕君總能見到。面對這個愛護胞弟大於一切的天族
王子,路西華深知自己也欠他許多。

 

  但他被束縛在此棟公寓,因而無法追過去。

 

  他閉目靜待奇蹟,否則梁志成的代理守護神過來,他就必須交上懷裡的靈
魂,繼續寄宿在電梯,直到毀壞解體後轉至下一個物體,而梁志成會失去記憶
再轉世到他無法預測的地方。

 

  「老弟,擁抱佳人何必愁眉苦臉呢?」

 

  熟悉的女聲自上方傳出,靈未到聲先到。

 

  形體逐漸顯現,她身穿海藍色長裙,裙底用鯨架撐開,裙上滾滿蕾絲、緞
帶,在胸口處別上一顆藍寶石。

 

  「妳是誰?」電梯明知故問。

 

  來者姣好且愉悅的臉凝結。

 

  「我是要搶走你家小天使的壞女人。」女人靈動的雙眼眨數下,對他頻送
秋波。

 

  電梯索性背過身面對牆壁。

 

  「地下有知的母親大人啊,您看弟弟他都不理人家,人家想說他那麼久沒
發洩,特地扮成他未婚妻的造型來找他,他卻看也不看一眼。您說的對,有情
人的兒子就跟打包好的垃圾,丟掉就不用再想了。」

 

  「你到底想做什麼?」電梯聽她滔滔不絕,沒好氣地問。

 

  「看我弟弟過得好不好。」

 

  「過得很好。」電梯頓了頓。「我要聽真正理由,沒事你這個孟婆不會特
地下來。」

 

  「叫我一聲好姊姊就告訴你。」孟婆好整以暇交疊雙腿,兩手磨著指甲。

 

  「哥哥,冥界那邊發生什麼事,告訴我。」

 

  「有個傻瓜代替我的工作,所以我就溜出來玩了,順便接下他之前沒完成
的任務。」他伸手從空中掐出一顆膠囊。「不必帶他回去冥界,我已經替他帶
了這個。」

 

  「那是什麼?」

 

  「冥界研究小組最新開發七合一忘川加強濃縮藥丸。讓您七情六慾一次解
決,絕無前生記憶纏身,保證煩惱全消,仇人相見不相識,情人當作陌路人。
經過億隻亡魂親身體驗絕讚好評熱賣中,保證無色無味,吃了無痛無副作用。
現在我們都是直接發這個,還一次解聘所有幫忙洗碗的小鬼,造成失業率一時
攀高。」

 

  他突然湊近電梯,低頭瞥了梁志成一眼。

 

  「噯呀,你這大變態,竟然把人家吃得只剩下一口氣,要我怎麼跟人家哥
哥交代?」

 

  電梯沒搭他的話,僅是看了他,又看懷裡昏迷的人。

 

  「他下一世能夠得到幸福嗎?」

 

  他的兄長,為了不要繼承王位而特立獨行,卻因為他自請囚禁而遭受處罰
,下放到冥界擔任孟婆,總是精心打扮的他被迫在陰暗的忘川前不斷工作,好
不容易出來,才會穿著過於華麗的服飾。

 

  「把奕君給你的光球交出來,我就告訴你。」

 

  電梯馬上扔出光球,光球緩慢地在空中移動。孟婆低唸一串咒語,原本需
要雙手環抱的球體縮小至拳頭大。

 

  「一百年換梁志成一年生命,你要嗎?」他把光球收在裙側。

 

  電梯始終黯淡的眼神染上光采。

 

  親手殺死梁志成,即使是遵循法則置他死地,仍讓電梯耿耿於懷,畢竟奪
走至愛生命已使他心如刀剜。依照腳本殺死他,未知的死亡即是世間最大的恐
懼,然而這就是梁志成無法躲過的劫數。

 

  「我的百年,換他生命一年?」電梯不太確定地問。

 

  「對,我把他送回死前一刻,從那刻開始,他每存活一分鐘,都是你在人
界的一百分鐘修行換來,他的記憶會回到死前,這樣你還要嗎?」

 

  「要。」電梯想也沒想,馬上答應。「我的時間,到現在夠他活多久?」


  「唔……讓我數數,」孟婆故作困擾,扳指算起來。「現在人類活到百歲
夠瞧了吧?還是要多換點讓他登上世界紀錄也無妨,不過這樣你就沒得換了喔
?」

 

  「我?我要換什麼?」

 

  發現總是冷著面容的弟弟露出困惑的表情,孟婆不由得莞爾。

 

  「我慢慢告訴你,不過我想得先處理你的小天使。你記得你轉世為艾倫,
他是怎麼過一生的吧?」

 

  剎那間電梯靜默,那是極遙遠的記憶,自從他第十世的生命結束後,轉成
非生命體已有萬年歲月,在數個時空皆有他的魂魄存在。

 

  艾倫得知梁志成死後,曾經自殺未遂數次,最後家人放棄他,卻又不能放
任他自殺敗壞家門,直至老死都被關在精神病院。

 

  「如果他復活,連同艾倫的未來也會改變,」見電梯想得出神,孟婆直接
替他講出內心所想。「因此你也得遺忘這一切。讓他在這待越久,會越難讓他
回到原本的身體,我先把他送到另一個未來,我在昨天已先回去接應,要敘舊
待會再說。」

 

  「拜託你了。」電梯迅速在梁志成的額上印一吻,並將一股原本屬於他的
氣運入。

 

  孟婆抽起夾在腰間的扇子,扇緣在空中劃一個弧,空間隨著扇的接觸出現
裂縫,裂縫逐漸擴大,他直接將梁志成送入透出光芒的空間。

 

    他拉開扇子,輕輕往被切開的時空一抹,周圍旋即恢復為原本的景象,用
空著的手往電梯彈指,對方馬上直挺挺的倒下。

 

  「等你醒來,一切都會往好的未來發展。」

 

  電梯在昏迷前一瞬間,聽見孟婆如此說,連點力量也無法使出,就陷入黑
暗。

 

  時間往前推移至三天前,那時梁志成剛看完電影,起身查看發生異狀的電
梯,經過扭轉的未來,電梯僅是不斷開闔,他把掃帚卡在門間,原本正常運作
的電梯卻突然斷了電。

 

    他打開在牆上的總電源,確認電路沒出問題,而電梯卻毫無動靜,他關閉
電梯的開關。

 

  「早上再去找人來修好了。」梁志成喃喃自語,扭頭轉動僵硬的脖子,不
以為意地回管理室。

 

  此時路西華已脫離電梯束縛,藉孟婆幫助,他將三天前要殺死梁志成的自
己納入體內,而電梯本體失去憑依,就此故障。

 

  「你有兩條路可以選,第一條是轉世,第二條是成為梁志成的守護神。兩
個選擇,代表你們倆不同的命運。」孟婆卸下原本仿中世紀貴族女子的裝扮,
身著染滿櫻瓣的浴衣。

 

  路西華深知無法窺探自身靈魂的未來,他無法強逼兄長告訴他,他不知道
轉世是否能與奕燐結合,抑或是只能選擇死後才能相見的守護神。

 

  「路易,如果我選第一條路,他就沒有守護神了?」

 

  他未多言,點頭回應。

 

  「艾倫是為了救他而死,我在世時看不到當時他是否有守護神,難道不論
我選哪條,艾倫都會為他而死?」

 

  「未來的路只有一條,我見不到另一條的未來。」路易未直接回答。「弟
弟,選擇你所想望的,同樣都是在他身邊,這些時間下來,你還不知道你想要
的是什麼嗎?」

 

  路西華眉頭深鎖。

 

  只有極少數的人類能看見守護神,其中不乏曾在某個年紀看得見,過了那
個年紀就再也看不到。成為奕燐的守護神後,他有自信能夠排除一切既定命運
,只要為了保護他,就算違背宿命亦無不可。但他也只能看著他,而無法有其
他交流。

 

  若是選擇轉世,奕燐會失去守護神的庇護,被奪走力量的路西華轉世後與
常人無異,他只能依循命運安排,過完那副軀體擁有的人生。也許過了千世、
萬世,他都能夠遇見奕燐轉世的人,卻始終錯過彼此。

 

  「如果你選擇轉世,吃下我做的這顆,你會忘了所有的事,轉世為嬰孩,
之後的每一世,你會與一般在六道輪迴的靈魂無異。」路易從裝飾用的錦囊拿
出膠囊。「即使生命到了盡頭,你也無法想起過去在魔界的任何事。」

 

  「母親……她過得好嗎?」

 

  「她現在當女王當得可盡興了,她要你替自己想就好,不用煩惱旁枝末節
的事。大姐之前再婚我有告訴你嗎?」見路西華搖頭,路易接著說:「她這次
釣到的金龜婿是專門塗寫那本子的,反正連奕君自請囚禁的事都能改成下放十
日,要改就一次改齊。」

 

  「如果我走了,那你會不會有事?還有奕君,他之後要回天界去嗎?」路
西華問。

 

  「沒事,我還把以前吃我豆腐的那個老色胚送去當孟婆了。之後或許我們
還能見到面,至於奕君,服完刑後應該會轉世。」路易話鋒一轉。「如何?你
想當守護神還是轉世為人?」

 

  「如果我轉世,還能遇見奕燐嗎?我還會繼續傷害他嗎?」路西華嘆一口
長氣。「如果我只會傷害他,那就不要轉世了。」

 

  路易腳往後勾,側身拿下腳上的木屐,像打蟑螂般用鞋底打上路西華的臉

 

  「這是替奕君打的。」他不疾不徐穿回鞋子。「你知道我跟你說這些需要
耗費多少過去他累積的修行嗎?姊夫說一定要問過才能決定你的去處,認識你
這麼久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腦子裡在想什麼嗎?」

 

  路西華連臉上的鞋印也沒拍去,道:「我不放心讓他沒有守護神陪在身邊
,讓我當他的守護神。」

 

  他知道即使轉世後遇見奕燐,沒有過去記憶,他們不會因為曾經有過的歲
月而珍惜彼此,但路西華更害怕的是他會因此傷了奕燐。

 

  「你能夠眼睜睜看他和其他人交往、結婚嗎?」

 

  「過去可以,我相信未來也可以。」

 

  奕燐轉世的數十次裡,有男有女,其中當然不缺乏共同生活至老死的伴侶

 

  「你也為自己想一想吧!你不要以為這樣作,奕燐就會感謝你的寬宏大度
。」

 

  雖然同為靈體,保留原本軀體的路易畢竟還是比路西華的力量強大,他直
接解下繫在長髮上的髮帶,往路西華一揮,路西華連眨眼都沒辦法,路易馬上
扳開他的嘴,把膠囊丟入他的舌後。

 

  久未嚐過的滋味在喉頭泛開,那是忘川用來消除記憶的苦味,卻又為了讓
靈魂懷念生之喜樂而帶點甜味。

 

  即使人生喜樂並不多。

 

  「第一世,你會遇見梁志成,我只能說這樣。」路易明知他吃下藥後會遺
忘一切,仍不惜付出代價告訴他。「再見了,我的弟弟。」

 

  路西華的身影逐漸淡去,不必將他牽引至冥界,他已直接從人界到未來的
某一刻投胎。

 

  「閻羅王那個小氣鬼,光講一句話就扣我一百年,早知道就把他變性前的
照片拿來威脅他。」

 

  路易撫平方才為了壓制路西華而起皺的下擺,因為是回到事件尚未發生的
時間點,接下來奕君要服完刑才能見人,想來無事他便晃悠悠飄到正在管理室
留守的梁志成旁。

 

  梁志成坐在椅子上打盹。

 

  「我真羨慕你,因為是你,奕君無怨無悔地付出他所有,甚至來求我這個
他不願理睬的惡魔。」

 

  為了就近照顧奕燐,奕君早已放棄原本的地位名譽,而為了讓弟弟得到幸
福,他自知無法給奕燐幸福,就央求路易協助運用各層關係改變未來。

 

  「讓我看看你現在幾歲……都二十五了。送你一樣東西,讓你們快點在一
起。」路易對著梁志成喃喃自語,解下腰間錦囊,從內捻出一把粉末,將粉末
撒在梁志成身上,尤其集中在胸口與頭部。

 

  「奕君,我能做的就只有這樣微不足道的事,接下來只要把這顆球送回你
身上,你也將永遠脫離天魔兩界的束縛。」

 

  路易將奕君的光球小心翼翼地放回錦囊,浴衣上染的櫻花突然躍出衣上,
無序地捲起數圈花陣。

 

  梁志成只感到一陣極輕微的風,而路易已消失在櫻霧。

 

  路西華投胎十日後,路易拿著奕君的光球回到冥界。

 

  已多年不再熬煮藥湯的忘川前,幾名孟婆在岸邊發送藥片,若有叛逆、不
願吃下的鬼魂,就會強迫他們服下。孟婆一般都是穿著黯淡、材質粗糙的長袍
,奕君一身白袍在其間益發醒目。

 

  孟婆不見得是女性所司,況且靈魂可以隨意選擇男女外型,只要能力足夠
擔當即可。

 

  路易向總管眾孟婆的男人點頭示意,那男人就是他曾提到的老色胚。男人
外表不老,用若有所思的神情看著他,他這次接替路易的職務,自然知道路易
能就此脫離這個陰暗的世界。

 

  路易刻意忽視背後那道灼人的視線。

 

  他拿出僅剩的一錠藥片。異於之前給路西華的,這藥片吃下轉世投胎,死
後會再重拾過去的記憶。

 

  早在十天前他就跟奕君討論過,處理完路西華與奕燐的事後,接著就讓他
投胎。

 

  奕君結束手上的工作,接過路易手裡捏著的藥片,仰頭吞下。

 

  「謝謝。」

 

  奕君曾看著奕燐喝下黑濁的藥湯無數次,也曾看過他嚥下藥片。如果已經
回想起路西華的事,總見他一面掉淚一面遺落剛撿回的記憶;若是還未想起,
多半是一臉茫然的神態。

 

  奕君第一次感受到失去記憶的心理變化,卻釐不清現在的思緒。

 

  他逐漸遺忘自己為何身處此地,直至遺忘為何存在。

 

  眼前的是誰?他不明白那人為何要抱住自己。

 

  「再見。」

 

  記憶完全消弭的最後,他只聽見這兩字,後腦杓被一股熱流竄入,還未來
得及反應,靈魂就被執入人間。

 

  「你的自私會害死他。」身穿黑袍的男人淡淡地說。

 

  路易瞪了他一眼。

 

  「在人界,擁有對其他三界的無知,才能存活。」男人接著說:「多餘的
力量,只會讓他成為肥美的獵物。」

 

  「有我在,他不會有事!」路易衣袖一揮,將自己縮小為原本身形的十分
之一。他飄浮在忘川上,水面圈起陣陣漣漪,漣漪逐漸往外擴大。

 

  彷彿吞沒他的靈魂,旋即被捲入漩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cc 的頭像
lingcc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