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長,我可以不要穿這套嗎?」隆介彆扭地拉著長袖。

  「不行!你看小清穿十二單都沒抱怨了,你不過是穿件振袖還不知足?」店長替他纏上腰帶,突然將手貼上隆介的胸口。


  「職場性騷擾!」隆介嚇得馬上退後兩步,但腰部還掌控在對方手上。



  「你沒有穿襦絆?瘦成這樣子,看來剛才塞的毛巾還不夠多。」店長當作沒聽見般,繼續纏腰帶。「別亂動,這樣會纏不緊。」(註:襦絆為和服內衣。)


  「噁,剛才吃的冰要吐出來了。」隆介按著胸口,擰著眉抱怨。


  「誰叫你要吃那麼多冰,待會你想上廁所可沒人幫你調整衣服。」


  「看到那麼好吃的冰不吃很難過啊!」若不是因為師傅做錯,他也不會有機會吃到一客等同兩小時時薪的甜點。隆介想起冰淇淋的滋味,忍不住又舔了一下嘴唇。


  「客人來了,過去吧!」店長替他拉平後背的皺摺,摘下領上的夾子,交給他手邊的菜單,推著他到接待處,順手往臀部拍一下。


  隆介摸著臀,嘴裡叨唸地到今天第一號客人前。


  「今天是你負責這包廂?」身穿和服的男人問道。


  「是。」


  隆介忍不住偷瞄數眼。


  過去這裡是傳統的喫茶店,換了下一代繼承者後,就將室內裝潢為個人包廂與開放式用餐兩個空間,藉以區分客層。如果不是因為來這裡工作,隆介還不曉得會有那麼多男人會為了看男人扮裝而來吃甜食。在一般公司的上班時間能夠出來悠閒地喝價格不低的下午茶,若不是自由業就是有錢人。


  這名總是身穿高檔和服的男客,隆介已服務他的包廂十來次,從他第一次來這家店打工,每天都會看到他的身影。


  第一次接待他,他就說了讓隆介無言以對的話。


  「小朋友,別叫我先生,叫我老爺。」


  「……老爺。」


  「乖孩子!」


  自此,全體員工都知道有名年近三十的客人,要服務生喊他為老爺,隆介也因此把他歸為怪客人之一。


  「你跟著我那麼久了,我告訴你一個小秘密,那就是老爺我的真實身分。」


  今天,老爺客人還未點菜,就神秘兮兮地把他拉進包廂。


  「老爺請說。
」隆介從善如流。


  
隆介や  ああ隆介や  隆介や隆介啊,隆介呀隆介)」


  隆介臉馬上漲紅,趕緊擺脫老爺客人的貼近。


  「請老爺點餐。」這時他也無法奪包廂而出,只好按捺住想逃的衝動靜下心。


  「我想點你。身穿振袖,想必仍是清白之身。」


  「這只是店裡規定要穿的衣服。」


  「即使隆介身非清白,若得此身,我亦欣喜若狂。」


  「老爺,如果您不喜歡我為您服務,我可以找別人過來。」隆介認定再跟對方說下去也說不清,索性直接使出殺手
鐗。


  「
旅に病で、夢は枯野をかけ廻る(旅途罹病,荒原馳騁夢魂縈)。


  隆介一怔,哪來旅途,見這人也無病無痛。老爺客人看到隆介皺著眉頭,身體一偏馬上昏倒在地。


  「喂,你還好吧?」隆介這時也顧不得其他,馬上近身,讓他的頭靠在自己跪坐的大腿上。


  「叫……我的名字。」老爺氣若游絲喘道。


  「你叫什麼我哪知道?喂,你振作點,要不要替你叫救護車?」對方上氣不接下氣,隆介不由得慌了手腳。


  「我都告訴你了,隆介呀隆介!」


  老爺客人話一說完,兩眼突然闔上。


  隆介想抱起突然癱軟的身體,振袖的下擺卻阻礙身體的靈活度,讓他無法自在地揮動手腕。冷汗沿著額際滑落,他見牆上掛著火災時用來打破玻璃的鐵鎚,馬上拿下用尖端處劃開袖子。


  包廂的門開啟。


  「松尾,你起來,不要捉弄我的員工。還有隆介,把鐵鎚放回去,衣服割成那樣,你以為在拍時代劇嗎?」



  姓松尾的老爺客人馬上坐起身,拉住正忙著把鐵鎚掛回原位的隆介,摟進懷裡。


  「袖子都剪短了,那就讓我帶走,改天我會送聘金過來。」


  「店長!」隆介尷尬地叫道。


  「我們還有別的客人指名隆介。」店長雖樂於送出這個身段不錯,但太過毛躁的員工,想及隆介還有利用價值,不禁有些猶豫。


  「我會再送上一箱比這件上等的友禪過來。」


  「好,成交!」


  「店長!」


創作者介紹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