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雷醬、雷雷醬,你看我這件衣服好不好看?」玉皇大帝身穿紫袍,撲倒在雷公身上。

  「看可看,非常看。」雷公瞥一眼,淡淡下了評論。


  「討厭啦,雷雷醬真死相,還要這樣拐著彎讚美我。」



  「我說……雷雷醬是什麼意思?口頭禪?你之前的『噗』呢?」


  「雷雷醬,人家要生氣了喔!『噗』是上上次人家用的,上次的是『阿魯』!雷雷醬是我看人間頻道看來的。我是歐噴醬,快樂的一天,跟你一起歐噴!……噯唷,好讓人害羞的歌詞,人家唱不下去了啦!反正雷雷醬就是小雷雷的意思,你不要誤會喔,我不是說你下面這根。」


  雷公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老天爺,我已經有家室了,不要常說這種惹人誤會的話。」雷公推開玉皇大帝,「就算王母娘娘不要你,可以請你去找別神嗎?像是灶神,你變成這個樣子,他那麼愛吃幼齒,一定會馬上把你拖到灶上去。」


  「討厭,你又說人家老,人家也不過才一百四十億歲而已,叫人家小天爺就好了。還有啊,灶神他有年獸了,才不會理人家!如果是雷雷醬,現在把人家拖到雨雲上去雲雨也可以唷!」


  「是啊,年紀輕得跟人間探索頻道裡面講的最古老星球是同學。」雷公直接忽視祂後面的「邀請」。


  「雷雷醬好愛挖苦人家,這就是你愛的表現嗎?」玉皇大帝面染酡紅。


  「不是!」雷公抓抓頭,赫然發現原本僅有數根毛的頭頂突然茂盛起來,死去的毛囊瞬間起死回生,他馬上拿起老婆寄放的鏡子一照,「你什麼時候施的法?」


  此刻雷公不但沒有讓人震懾,甚至不敢直視的恐怖面容,外形甚至賽過在天界經營牛郎店的潘安。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不要用死小孩的宣言來搪塞。」


  「人家就是喜歡這樣,不可以嗎?」


  「不是不可以,而是我不喜歡。」


  「不喜歡就自己解除法術啊!」化成小孩模樣的玉皇大帝嘟起嘴。「討厭、討厭,每個人類對我既奉承又尊敬,我都不把他們看在眼裡,人家只對你好,為什麼你就是不領情?」


  「只要是你施的法,這天界還有誰能破解?」雷公無奈地嘆道,忽然他像是想起什麼,接著說:「為什麼上次你要拿一碗米糠給內人?你明知道他對米糠有陰影……」


  雷公寒著臉,惹得玉皇大帝忍不住縮了縮身。


  「明明只是個人類男子,為什麼你要對他這麼好,他什麼都不能給你,就算你當時錯手殺了他,也不必以他為你拿鏡子的名義收在身邊,」玉皇大帝悶聲嘟囔,「……我討厭他霸佔我的東西。」


  「什麼東西?」堂堂一個玉皇,還有什麼拿不到的?


  「你的槌子。」


  「我的槌子?」雷公從腰間解下,「拿去,這東西很重要,你別拿去亂敲,也別當波浪鼓玩。」


  玉皇大帝把玩手裡的槌子。


  「雷雷醬……」


  「嗯?」


  「沒事。」


  「……」


  「雷雷醬……」


  雷公索性一聲不吭,解下鼓,用蠶絲巾擦拭。


  「我問你一個問題喔,你要先發誓不會生氣。」


  「我要跟老天爺發誓,還是跟你發誓?」


  「都可以啦!」


  「嗯,我跟上帝發誓不會生氣。」


  「那我要問了喔?」


  「嗯。」


  「就是啊……人家、人家很想跟你做,但是你都拒絕人家,害人家很寂寞,可不可以把這支槌子給我,我再給你新的?」


  「槌子跟你……寂寞有什麼關係?」


  「……你真的要人家說?」祂的臉紅得勝過關公面、祝融衣。


  「說吧……」如果不是『老婆』交代不要欺負祂,他也不想多問。


  「那個、這個……你的手平常都握著這個,如果我把這個放到那裡,就很像你的手也伸到我的那個。」玉皇大帝馬上從空中抓取出一支金鎚子和銀鎚子,「這兩個跟你換這個木槌子好不好?」


  「我可以說不好嗎?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手不要被意淫。」


  「為什麼不好?可是我看人間的童話故事上說,只要拿金銀跟對方換,對方都會很高興的換。」


  「你看的是黑心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cc 的頭像
lingcc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