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到餐廳參加學弟妹的迎新,因為已經是大四老人,我的直屬學妹叫我兩手空空去就可以,聽說上學年的傳情活動讓系學會賺了不少。

  在男女均衡的科系,大四學長配大三學妹,直屬隔屆異性是極為稀鬆平常的事。但我所待的系是陰盛陽衰的典範,從大一剛進大學,每次聚餐就被數十名女生圍繞,也許旁人看起來就像坐擁後宮佳麗,但實則是服侍後宮的小太監是也。


  日劇演的辦公室戀情,近水樓台先得月的理論完全不存在於敝系。


  好不容易熬到大四,當老鳥的好處就是可以推掉一些零碎的事情。


  大學放榜後,緊接著就是地區迎新活動,舉辦地點離我家不遠,又可省下一頓午餐,雖然沒我的事,我仍厚顏在參加單子上寫了名字。反正招呼新生的事,留給大二大三去做就行了。


  學妹告訴我十二點準時集合,我拿捏在十一點五十五分到店裡,沒想到裡面預定的包廂竟然都已坐滿。


  「欸欸,你是不是說錯時間了?」


  看到怡廷和大二直屬湊在一起聊天,我連忙走過去咬耳朵。


  原本我是想趁亂混進來騙吃騙喝,現在看起來活像是供人觀賞的稀有動物,我們這區又只有我一個男的參加,搞不好扮成女裝還比較不醒目。


  「學長,你也知道帶活動一開始都很混亂,怎麼好意思勞駕學長管理秩序?本來是約十一點半集合,這樣學長來就剛好可以吃午餐。」


  話是這麼說,也不用把我分配到前後左右都是新生的位子吧?


  「學長,」大二直屬接著她學姐的話末說道:「你應該也看膩我們這些人,學姐對你那麼好,還把你配到新生桌,我們的大一直屬很可愛唷!」


  很可愛。果然又是學妹。


  高中同學所說「跟學長學弟交流謎片」的大學生活,看來我別肖想了。


  「她在哪?」我看著十幾張臉,如果從中挑最可愛的叫直屬,弄錯了就可以上笨板。


  「坐在你對面那個啊!」


  先向各位報告一下,我們是坐在一長條的桌子兩邊,猶如集體相親般,不僅可以看清楚對面的臉孔,同時能瞄視線可及的十多位人。


  對面的人看了我一眼,似乎已經有人告訴她這件事。


  「學長你好。」


  原來是學弟。


  「喔,你好、你好。」


  等等,我幹嘛像個天線寶寶重複說你好。


  都怪他那張化妝的臉。


  他眨眨眼,長睫毛搧動數下。嘴巴看起來……


  我受不了他的樣子,抓著怡廷走到包廂角落。


  「欸,我可以先離席嗎?」


  「咦?為什麼?」怡廷壓下我的頭,靠近我耳邊說:「不行啦,我們已經付錢了,就算學長沒吃還是要算錢。」


  「那讓我換個位子吧!」


  「可以是可以,但學長你不是說不想跟一群女生坐在一起,所以我才讓你跟學弟坐啊!」


  「跟那種人坐,我光聞到那股香水味就受不了了,還有他那張油滋滋的嘴,看起來就像吃完炸雞沒擦嘴。」


  怡廷轉頭看了一下學弟,突然瘋狂笑了起來,還用力猛打我的背。


  「剛才我有委婉問過他,他說今天時間太趕,所以就這樣子過來。」怡廷笑得面紅耳赤,順了口氣才解釋。


  如果時間不趕,難道他要畫成花臉才過來嗎?


  「總之,直接幫我換位子。」我雙手合十。


  「學長,你不會後悔?」


  「有什麼好後悔的?」


  「沒什麼,我還以為你會想追學弟。」


  「……妳秀逗了?」


  「學長你真的很可疑嘛!大學三年都沒有女朋友,每次看你的相簿都是和男人的合照。」


  「我跟以前同學感情好,不行嗎?」看來我回家必須把那些相簿上鎖。


  「也不是不行,只是有件事會很麻煩。」


  「什麼事?」


  「筱筠學姐自從知道這屆大一有個學弟,又剛好是你的直屬,已經開始寫你們的故事,現在已經寫了好幾回,預計可以在寒假拿去賣,到時候還想請你和學弟當活廣告。」


  「我可以看一下那篇故事嗎?」我現在的臉色一定黑如包公。


  筱筠是我關係很遠的表妹,但因為同班四年,要不熟也很難,她平常做的事我也略知一二。


  「這要問學姐喔,」怡廷撫著下巴,「而且她怕你看到會抓狂。」


  「我不會抓狂,請告訴我那是什麼故事。」我已經不想管背後那群鬧哄哄的新生。


  「那篇文章是被歸類在美強文。」怡廷遮住自己的嘴巴,「抱歉,為了保住筱筠學姐的性命,我不能再說下去。」

  美強文?


  跟美強生奶粉有關係嗎?


 

 

創作者介紹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