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時又四十分鐘後他斷氣了,突然之間,和死亡時間正好重疊的那一刻,秤的尾端因為下墜撞及下方的限制桿而發出聲響,並停留在那裡,未回歸原先位置。失去的重量確認為四分之三盎司。』(【美國醫學】,一九零七年四月)


  靈魂的重量,估計為四分之三盎司。

  曾有王爾德為愛情捻斷靈魂與肉身的牽繫,我仍試圖以靈肉合一的軀體,沉溺在慾海的浪潮,找尋與靈契合的飄渺。

  我愛女孩,也愛男孩,縱使年紀越過他們,遙遠。

  失去靈魂的肉體,與失去肉體的靈魂。前者猶如嚼蠟,也許後者有飄忽的爛漫,然我並非靈媒。

  人啊,非得困在契約的束縛不可,連野獸也不願囚禁,所謂萬物之靈不過是人類自褒,卻總是自願身陷桎梏。年過二十,要郎情妹意;年過三十,看順眼即可;年過四十,若相瞪兩不厭,立馬便是執筆在證書上畫押。

  與其讓人評頭論足,我寧願置身房中一隅,享受無人擾靜的閒適。

  年紀愈長,總以為愈多人關心自身家庭,我開始拒絕在假日出門,並非因其他人吃味,然卻想不著其他緣由。

  不由得讚起現今的科技,足不出戶的人只消端坐在閃爍的螢幕前,亮出金銀色的塑膠片,鍵入幾串數字,就可隱居城市。

  我不擅謊言。莫提在年齡上的賣弄,藉機誆騙無知的少年少女。

  方過三十大關,尚能博得成熟一類的虛名,然過三十五,就被當作是要求援交的老頭子。

  遠離了取悅對方的場所,電腦成了滿足生理需求的用具。生活用品能從上面採購,就不假他處。偶爾取些影片,藉著劇中人物的搔首弄姿,讓自己染得一身黏腥,亦可矇騙自己尚稱壯年。

  叮咚。

  目光移至右下方閃爍的橘紅框。

  「阿智!」

  我鍵了個問號便發出。

  「給你看個東西。http://0rz.tw/sellsoul。」

  這人平時總會逛些稀奇古怪的網站,當然也免不了檯面下的交流,而為了接續話題,我不假思索點了網址。

  標題為:出售二十四歲男子靈魂。標題懸掛在大型拍賣網站下。

  很有趣的拍賣。我這麼回覆對方。

  開啟的網頁一直擱著。

  這個無謂的話題並沒有持續太久,他開始抱怨日常生活,我看著對話框中的埋怨,適時地應和幾句,任憑時間推移,直到不服老的雙眼開始墮淚,才佯裝隔日必須早起,匆匆下線。

  為了方便,電腦依然維持原樣,粗略推算約有五小時可睡,整了棉被便鑽入。

  早晨到了公司,前有上司緊迫盯人,後有新進不知世事,莫怪中年男子頻發憂鬱,這樣的境況頂多勝過失業幾分。

  年復年、日復日。

  回到家後,扯下領帶,即投身電腦桌前。

  拍賣網頁仍在。

  昨天因精神不濟,也沒細看內容,按了重讀網頁,沒想到上頭已有百餘條問答。

  「我的靈魂曾思考,曾愛過、恨過,它擁有許多記憶與情感,如今我已不需要它,所以想將它賣給需要的人。」

  他如此答覆自己販賣靈魂的理由。

  姑且不論他如何交易,他也的確吸引相中這些條件的人們。

  人說愛啊恨的,不就是為了包裝天性的慾望?將靈魂置在崇高不可犯的處所,好似與慾望結合便是褻瀆。

  隔著網絡光纖,我幻想打出這樣拍賣的人是什麼模樣。

  他該有副羞怯的外表,平常不強出頭,也許今日見過,明日就遺忘的那一類。絕非托瑪斯曼筆下的波蘭少年,僅以外貌就能攝住奧森巴哈的目光。

  我按出賣方的聯絡信箱。

  「我將傾所有財產,買下你的靈魂,讓它只記得我的存在。能否?」

  送出。

  愛啊恨的,只為包裝慾望的存在。

  我靜待回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cc 的頭像
lingcc

文字與思緒共舞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