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現在待在家中的情人,曾經單純到被騙得團團轉,因為得知真相而動怒,也排斥同性的撫觸,如今像隻從小被豢養的貓,平時不太搭理人,卻貪眷主人的親暱。

  雕工精細的門在指紋捺過後解鎖,吳道德一手拎著蛋糕、挽著花束,另一手拖曳約莫成人高度的塑膠樹,嘴裡還咬著飾品袋進屋。


  進了大廳,果然看到小純臥在木板地上酣睡,手邊擱著未看完的推理小說。吳道德放輕腳步,將手中的雜物放置妥當,脫下大衣,小心翼翼地覆在全身縮起如蝦的小純身上。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叮叮噹,叮叮噹……


  不合時宜的聖誕鈴聲,在隔絕屋外豔陽的冷氣房內,隨著手機的震動奏起。



  吳道德移開注視電腦螢幕的目光,移開擱在鍵盤方向鍵的手指,捏起不遠處的手機。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位帥哥,有沒有興趣知道你的前世?……那邊在吃糖葫蘆的美女,想不想知道妳的阿那達在何方?」


  趙晉桓在夜市裡租個不起眼的位置,擺張桌、桌上放了易經、硬幣、白米、水晶球、塔羅牌,只要是能和算命沾點邊的物品應有盡有。管理員才剛來收過租金,但今天卻連筆生意都沒作成,身邊立的『鐵口直斷』招牌在冷風中搖晃,彷彿在嘲笑他太過天真。今晚逛夜市的人比上禮拜少了許多,他揣測大概是聖誕夜的關係,現今許多家庭都順應潮流到餐廳吃飯聚餐,拉走了夜市的生意。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就跟他去吧!」

  店長突然出聲,我一回神早已看不見始作俑者的人影,跪坐的桌前擺著還留有餘溫的茶杯,以及散亂的信與紙鈔。


  約莫十分鐘前,他提出讓我失神的請求。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暑假剛開始沒幾天,我為了攢錢而到朋友介紹的一家甜食店打工。

  那是學期末的事,我的好友津村御清,平常總見他下課就往打工的地方跑。


  「文世,你如果那麼愛
cosplay,不如到那邊賺錢,還能讓你每天換衣服換到膩。我們店有個全職被包養、不……是被挖角,現在店裡很缺人手。」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店長,我可以不要穿這套嗎?」隆介彆扭地拉著長袖。

  「不行!你看小清穿十二單都沒抱怨了,你不過是穿件振袖還不知足?」店長替他纏上腰帶,突然將手貼上隆介的胸口。


  「職場性騷擾!」隆介嚇得馬上退後兩步,但腰部還掌控在對方手上。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星期六早上,楊琝寬會特地開車到離家一小時車程的早餐店吃燒餅,為了避開人潮巔峰,他總是在妻子醒來前就出門,甚至比平常上班還勤勞。

  「老闆,兩份燒餅夾蛋和一碗鹹豆漿。」他向老闆吩咐完就找個桌上有放報紙的位置坐下。


  他光顧這家店好一陣時日,會知道這裡有家如此美味的傳統早餐店,要歸功於大學時代的老朋友托他到這裡向一名退休教授拿資料,聽說那份文獻只有他擁有。資料本身過於古老不便複印,也不好意思勞煩對方抄寫或輸入電腦,那時他正好閒著就順便替他拿了,回程肚子餓,就找個方便停車的地方買些燒餅豆漿。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呵架欸憨吉擱來啊,燒燙燙、滂共共欸憨吉來啊!」(好吃的蕃薯又來了,熱呼呼、香噴噴的蕃薯來啦!)


  葉清吉開著小發財車,用著比阿伯騎腳踏車還慢的速度行駛在寧靜的社區。


  「阿吉,我覺得你這樣賣實在不是辦法。你看我們經過的房子,不是高樓大廈就是豪宅,怎麼可能會有人買你的蕃薯?」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雷雷醬、雷雷醬,你看我這件衣服好不好看?」玉皇大帝身穿紫袍,撲倒在雷公身上。

  「看可看,非常看。」雷公瞥一眼,淡淡下了評論。


  「討厭啦,雷雷醬真死相,還要這樣拐著彎讚美我。」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還未明白死亡為何物,就已經先遭遇死亡。

  死前我所觸及的世界是一片溫暖;死後許久,剎那我感受到世界原來可以如此冰冷。


  媽媽只給我一個拇指大的身體,我毫無思考能力,只知拚命吸取身邊的能量。一直到我長成初生嬰兒的大小,死後就會明白的事理才一股腦地鑽進我的體內。要說是什麼事,只能說那是一些生者尚且不懂,而逝者會在魂魄脫體那刻即可明白的事。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小時上國語課,每兩個禮拜總要上兩節作文課,老師會訂一個題目,給我們兩個小時書寫,寫不完的作文就帶回家繼續完成,隔天早自修必須馬上交給老師,否則要罰抄課文。

  有的同學不願自己寫作文,通常就無所事事渡過那兩節課,空白的作文簿交由父母解決。


  從小學一年級到六年級,每兩年會換一名班導師,而那道作文題目就有如全國老師所訂下的協議,六年來起碼得寫三次同樣的題目。如果曾參加作文比賽,寫過的次數就更多了。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和哥哥,從小到現在,還不曾分別過片刻。

  我們出生後沒幾個禮拜,就被現在的主人囚禁在一個籠子裡,每天只能吃主人供給的食物,籠子裡有幾樣玩具,兩個球體狀的搖籃,我和哥哥常各據一個,坐在裡頭,獨自搖晃,晃著晃著也就過了一個下午。


  偶爾主人心血來潮,將我們放出籠子,替我們洗個澡,順便整理籠子裡的髒污。有個乾淨的屋子很舒適,枕著的床也有撲鼻的花香,雖然我從未到外頭,更不可能嗅過真正的花朵,但如果花香就是新床的味道,我會相信媽媽也喜愛的香味就是花香。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爹地和兒子,他倆的年紀近得幾乎可當兄弟了。媽咪到哪去了?她早在生下兒子,哺育把來月的奶後,就逕自快活去了。可憐了爹地,逞一時之快,換來後半生慾望無處可洩的日子。


  「欸,兒子啊,你怎麼不生作女的咧?」


  兒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十六歲的那年,踏入了一家書店,就再也走不出來。


  起碼我的心是如此。


  書店的主人,是名看上去年近五十的男人。身在位於辦公大廈區的書店,即使店外如何車喧紛擾,抑或是夜靜時分,他總是一派舒適寧靜,彷彿店裡已成一方異度空間,書牆是砌成空間的屋瓦,而我只是不小心迷路於時空穿梭的過客。


  我不愛書,尤其是印滿密密麻麻文字的書,更是避之唯恐不及。從小母親望子成龍,孰不知她特地訂閱的兒童報紙,打一開始我就只會看看漫畫,頂多心血來潮將插圖瀏覽過一遍。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要到餐廳參加學弟妹的迎新,因為已經是大四老人,我的直屬學妹叫我兩手空空去就可以,聽說上學年的傳情活動讓系學會賺了不少。

  在男女均衡的科系,大四學長配大三學妹,直屬隔屆異性是極為稀鬆平常的事。但我所待的系是陰盛陽衰的典範,從大一剛進大學,每次聚餐就被數十名女生圍繞,也許旁人看起來就像坐擁後宮佳麗,但實則是服侍後宮的小太監是也。


  日劇演的辦公室戀情,近水樓台先得月的理論完全不存在於敝系。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學,請問你是不是住新竹?」

  我聞聲回頭,是名看上去比我年輕許多的學生。話雖如此,我好歹也是應屆入學的大學生,無奈生了張老起來放的臉。之前跟女朋友去看電影,偶然遇到她打工的同事竟被叫伯父,這事惹得女友看到我的臉就直笑。


  別人被小蘿莉叫叔叔就抱怨對方為何不叫他哥哥,拜託……我第一次租房子時,房東太太還問我是不是要幫剛升大學的小孩看房子。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發出隆隆聲響的冷氣下,十來個學生昏昏欲睡,教室外烈日當頭,林教授在講台上講得口沫橫飛,無視台下屍橫遍野,流利地畫出所得供給需求曲線。


  微弱的鐘聲從掛在天花板上的擴音器傳出,林教授將粉筆帥氣地丟回板溝,粉筆擊中板溝面,很不爭氣地直接彈落到地面。


  「今天換哪組報告了?」看了一眼手錶。「別以為我暑修會讓你們
all pass,我看是all趴著沒過。」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