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微寒的早晨,初冬寒意拂盡秋末,位於山腰的校園,彷彿深冬氛圍。

 

  起了個大早,天方透著暈黃。學期初我應徵了校內工讀,明明是領同樣的薪水,卻抽中外放區,必須千里迢迢到離學生宿舍半小時腳程的教師宿舍打掃。如果是有車階級的系會、社團幹部,還能夠騎著小綿羊往返,沒車的只好認命地用兩條腿勞力。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妳,心甘情願感染妳的氣息。人生幾何,能夠遇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妳,別讓我離開妳,除了妳,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曾經背著一把吉他,連什麼自尊心也不顧,就只為妳唱著這首歌。去年情人節的那個下午,妳用著半開玩笑的口氣,接受我害臊不已的告白。然而,情人節隔天,妳卻離開我,徒留下口頭上的承諾。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孩子都聽過一首歌,它描述一隻會吃小孩子的虎怪,當孩子不乖時就會出來吃小孩。一世世母親傳唱這首歌,哄著孩子入睡。故事中的虎怪死於符咒,沒有人知道這首編造的歌曲,幻化成一個無人料想到的存在。
 
  「神仙給了他們符咒,他們把老虎變成的老婆婆殺掉後,就和回來的爸爸媽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父親闔起故事書,拉上孩子的棉被。「翔翔,爹地的故事說完,翔翔也要趕快睡覺喔!」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如墨,月如鉤,秋穗飽實,游魚肥美,是豐年。一婦人牽童抱嬰,駐足雜院前,男童坐於門下,手接嬰孩,婦人遠離,一去未曾回首。
 
  直至天露魚肚,院裡的人出門才見到遭棄的兩兄弟。男子深嘆一口氣,將兩人接入院裡,梳洗過後找個地方讓兩人安歇。
 
  縱是豐年,仍有棄兒。
 
  大雜院中收留三教九流,龍蛇混雜倒也相安無事,雜院的背後是位年輕守寡的蘇婦人扶持,央些學有所長人士教導孤伶的孩子,未來有一技在身總能謀口飯。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枯草覆地,母親彎身撿出幾條乾瘦的地瓜,拍去附著的泥土,細心放在竹簍裡。柴火上燒著剛從河邊提來的水,母親將地瓜投入剩下的水中,原本清冽的水浮出一層泥,直到鍋裡的水冒泡,一條條不盈手掌的地瓜才放入滾水。
 
  這是個衣不保暖、糧不足食的年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求的不過是一處避雨的草屋。
 
  從有記憶以來,不曾體會過飽腹的滋味。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年之末,挾帶水氣的冷流,為暖冬拂上一抹寒意。車陣擁塞的要道上,林文銘站在騎樓旁,公事包夾在腋下,雙掌不停地搓揉。
 
  自從公司提供了接駁車,不必自己開車是很方便,但遇上這種飄雨的天氣,在馬路邊等待公務車也是折磨。
 
  「林文銘,這個企劃是你下面的人負責的,這種早在五、六年前就有別家發表過的設計也敢讓他交出來,你是怎麼在管的?」到了公司,椅子還沒坐熱,一疊經過幾番刪改的企劃書扔至桌面,氣得吹鬍子瞪眼的上司扭頭就走。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他與他,相遇在熙來攘往的酒吧。

 

  那夜,林文銘下了班,一如往常到熟識的酒吧,點杯薄酒,緩緩啜飲著,也觀察形形色色的客人。

 

  清一色男客的店裡,結伴的不多,孤單的人放縱目光,獵捕同樣孤單的身影,當目光有所交集,鮮少繼續待在店裡,清下帳單就一同離去。

 

  「請問這裡有人坐嗎?」咬字清晰的嗓音,襯著店裡播放的爵士樂低聲詢問。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方開,地始闢,撲面一陣煙霧,是混沌。

 

  上帝耗費五日造出萬物,第六日以自身身型為雛型,塑土為物,為人類之始。

 

  天地有一物,名為橄欖。橄欖非人,亦非萬物,飄飄忽於混沌間,無所依歸,亦無思所歸。它瀰漫於伊甸園間,圍繞在世上最單純的生物亞當與夏娃身邊,曾有幾回欲觸人類,然卻無能為力。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民國三十八至四十四年,隨政府由大陸轉進來台的外省籍軍人約有六十萬人,這群外省籍軍人退伍後,被稱為榮民。在榮民群體中,單身不在少數,究其原因,乃早期部隊在所謂「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的口號下,訂定〈軍人結婚條例〉嚴禁適婚之士官兵結婚,爾後又因軍人薪俸微薄無法成家,或期待重返大陸而未娶妻生子。

   陶華興年八十,膝下二子一女,皆已婚嫁,孫兒成群。現任妻子韋亭,年六十初,老家在對岸,她不是孩子們的生母,第一任妻子是台灣女性,已離異多年。

  陶華興夫婦倆與長子一家同住,自幼跟隨父親吃苦的兒子們,也不會像八點檔連續劇那般,護著妻子來欺侮老人家。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小時又四十分鐘後他斷氣了,突然之間,和死亡時間正好重疊的那一刻,秤的尾端因為下墜撞及下方的限制桿而發出聲響,並停留在那裡,未回歸原先位置。失去的重量確認為四分之三盎司。』(【美國醫學】,一九零七年四月)


  靈魂的重量,估計為四分之三盎司。

  曾有王爾德為愛情捻斷靈魂與肉身的牽繫,我仍試圖以靈肉合一的軀體,沉溺在慾海的浪潮,找尋與靈契合的飄渺。

ling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